人妻熟女

人妻熟女

好淫蕩的丈母娘

茱利亞?你還好嗎?」門半開,保羅探頭,觀察著燈光微弱的房間。這是主臥室,住著他的岳母。 他把門打開,踩著緩慢的步伐進入,而後又將門關上。「你需要什麼東西嗎?」無聲依舊。經過一段時間,他適應了房中的陰暗,他可以看見四周。望向那特大號的床,保羅看見了一團黝黑的東西躺在床沿。那無疑是她的岳母。門外的吵鬧聲不斷,舉行了八個小時的派對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顯然地,他的岳母現在就像團爛泥。醉!不是第一次了。…
阅读更多...

勾引蕩婦李太太

李明又來了,他要借十萬元。我當然不肯啦!可是他又跪又拜,說是欠了貴利走投無路,一定要我借錢救命。上次也是這樣,後來甚至用他太太的肉體來打動我的心。結果,我竟然和他的太太一夕風流。不過那次她根本被她老公灌醉了,醉得像死人一樣。 那一次是在李明家,深夜裡,李明將門匙交給我。說他天光才會回家。李明走後,我上樓用鎖匙開李明的門。門開了,我摸進去,關上門後,感到份外刺激!…
阅读更多...

快餐店的極品阿

想不到竟在快餐店內遇到這麼好的貨色,麵前的少女大約175公分高,甜美的樣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偉大無匹,依我的經驗看肯定有四十吋,頂得她的製服裡好像藏了兩個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膚配合著淺淺的化妝,令人感到無比青春氣息。 長長的頭髮從後結成辮子,垂在背後,以親切的笑容照顧著每一位客人,真想好好將她摧殘。我看了看手錶,現在是下午五時,我先回家準備一切,到今晚她下班時才好好將她玩弄。時間已是晚上十時,少女走在最後替食店關門,隻見她向其他同伴作別,便獨自往車站走去。…
阅读更多...

兩個淫穢小護士

當我清醒過來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突然多了那麼多又哭又笑的人。過了好久我才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我處身在精神病院!為什麼會這樣?我竭力回憶,腦海裡面卻一片茫然。 過了好久僠,我記憶的碎片才零星地拼湊到了一起,我依稀記起了我看到高考成績那一瞬間絕望的心情,再之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我想我是瘋了吧?…
阅读更多...

家庭老師小巧的乳房

我的助教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繫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 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她早已有男朋友了,是她們大學的班對,現正服役中,但感情一直都很好。…
阅读更多...

解開寡婦的性慾

這是一個盛夏剛退,秋天還沒趕來的故事。 高中畢業久後,我考上了市區的一所中中等等的大學,入學到上課,都快半 年之久,我喜歡打籃球,但從沒想過要進校隊,技術可以說得上可以啦,大一生 的班制籃球賽,都必然會找我上場打就是,而我們學院也破天慌拿了季軍。 自我吹捧就到此,言歸正傳,因為常在校打籃球的關係,結識了一些學長們, 他們都很熱情,打完球都帶我去玩樂吃東西。 而某天的放學,跟我感情滿不錯的學長甲靜悄悄地拉著我走,我問他甚麼事, 他隻答我帶我去一個好地方。…
阅读更多...

淫亂秘史外傳之陸婷婷和沈悅

沈悅在一邊紅著臉道:「老師,高校長的大雞巴也是不錯的呀!」 江曉萍奇道:「悅悅,你怎麼知道高校長的雞巴好呢?」 沈悅扭捏的道:「高校長也肏過我的屄呢!」 宋小易等一聽都大吃一驚:「什麼?高校長肏過你的屄?」 沈悅道:「高校長是我大舅,他早就肏過我的屄啦!那麼大歲數,他的雞巴還真是不比小易和阿健的差。」 宋小易等急問怎麼回事,沈悅搖了搖頭道:「你們急什麼,我以後會告訴你們的。] 陸婷婷很急的說: 沈悅道: 陸婷婷: 沈悅:…
阅读更多...

飯店之旅 女友的呻吟聲

今年的寒假我們全家決定一起去溫泉區渡假,我爸媽也偷偷的示意我將女友 一同帶去。 玩了一整天,終於到了今晚要住宿的飯店,我們一行人都分到了一樓,我爸 媽一間,姐姐和我一間,可憐的是我漂亮的女友,竟然得跟一個看起來不是很好 相處的老頭住在同一間。 當下我立刻嚮導遊反映,但導遊先生卻說今天不能換了,因為床位都已經排 好了,看來只能明天再改了。唉~~真是可憐她了,希望到時候老頭不會對她擺 臭臉才好。 晚餐過後,我把女友帶到飯店旁的涼亭聊了一下天,一直到了八點才不捨地…
阅读更多...

小姑的陰道

小姑比我大18歲,今年40歲。小姑因為是政府的公務員,所以身材保持的特別好,前突後翹,皮膚很白,胸很大,但是卻像是水做的,軟軟的,走起路來一晃一晃的,就像兩只小兔子。腰很細,盡管生了小孩,但是小腹還是很緊,很平。屁股很豐滿,很翹,人人看了就像操!!…
阅读更多...

我和阿姨真實的口交體驗

寫寫我小時候的真實經歷吧,那時我還在上小學,舅舅和現在的舅媽那時正在談戀愛。 那時我還叫她阿姨,現在看上去有些老了,但那時她的蛋是我喜歡的那種,身材也很好。 小時候也不懂什麼原因,對異性特別敏感,也許是因為有一次我偷看到了我爸和他同事在房間里看黃片的緣故吧,對異性產生莫明的幻想。 所以對現在的舅媽,那時的阿姨有種莫明的沖動,但一直沒機會,因為那時候都是大人帶著。…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