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系列

人妻系列

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

那還是去年的事了,我二十一歲。我應聘到了一家計算機公司。 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家兩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了。…
阅读更多...

被下春藥的風騷少婦

又是週末,一個同事結婚,中午去參加婚禮,我穿著白色的西服套裝、及膝短裙、白色高跟鞋,一身素淡典雅的打扮很養眼,同事們紛紛敬酒,雖然我的酒量一向不錯,還是有點多了,離開酒店有些暈乎乎的,感覺像在雲裡漂著。一個人也不想回家,就在外面瞎逛。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上周和蘇瞳約會的咖啡廳,於是就進去喝杯咖啡清醒一下。…
阅读更多...

刺激的做愛

小盧是我的同事,平時我倆相處的很好,所以兩家也相互來往,我媳婦和他媳婦就此也相處的不分你我了。說句實在的,我第一次見到小盧的媳婦小華,就從心裡喜歡上了她,但始終不敢表露,只能把這份愛深深的藏在心中。在晚上和老婆做愛的時候,我常常幻想著小華,每次射精的時候,都要從心底喊著:「小華,我愛你!」…
阅读更多...

神奇的催眠香煙

爸爸是一家精神病院的藥劑師,研製出一種鎮靜劑很奇特,不管多麼暴躁的患者,只要聞到藥味,立馬就能安靜下來。最神奇的是,你任意發佈命令,患者都會無條件的執行。後來我知道,爸爸是看日本電影《追捕》得到的靈感,經過多年的研製,才獲得成功,但這藥效比電影中的厲害。…
阅读更多...

網路正妹人妻

孤家寡人的我,浸淫在「網路性愛」已有一段日子,交過手的夫妻不下數十對,也遇過不少有著各種特殊癖好的情侶,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台中一對夫妻檔。 上個月,透過網路家族認識到這對夫妻,男的40歲,是資訊工程師,他的老婆是年僅28歲的賢妻良母,兩人住台北,每天生活安逸且平淡。 為了追求刺激,他竟然興起找別人來玩自己老婆的念頭,並利用網路來物色對象。 我們在網路聊了一個多小時,彼此交換過照片後,他對我印象不錯,於是便問我有沒有興趣。…
阅读更多...

別人的老婆總是最有味道

我看著她牽著小男孩纖細的手腕,優雅自在的穿過幾條街,小男孩不時擡頭望著她。或許是周遭不時傳來陌生人異樣的眼光,使他不安。換成我也會,誰都會用欽羨略帶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視這對母子,她擺動的圓臀,堅挺碩大的雙乳,加上標緻的身段任誰也會被這樣成熟嫵媚的媽媽所吸引。而我是個心有非份之想的人,我注意她很久了。…
阅读更多...

交換之樂

一個春天的晚上,我丈夫唐尼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一本畫報。我從雪櫃中取出罐裝啤酒,擺到他的面前。 「你放著吧,我喝過很多水了。」他說。但是,當我將啤酒給他倒滿一杯時,他又咕咕地一飲而盡。不過,他的視線又立即盯著畫報的版面。這時,我也轉到他的身後,去看他手中的畫報版面。真是突然令我大吃一驚。…
阅读更多...

三十五歲的熟女

下班時間到了,筱文很快的收拾好辦公桌,跟平常一樣,一刻也不耽擱的準時下班。 她三十五歲,皮膚白淨,身材嬌小,雖然上圍普通,但臀部卻圓翹性感,一雙大眼配上甜美的笑容,總是讓初識者猜不到她的實際年齡。 多年來筱文一直扮演著賢妻良母的角色,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假日與先生帶小孩出門走走,在外人眼中始終是一副幸福恩愛的模樣,然而在她內心深處,卻有著一份不足為外人道的痛苦與無奈。…
阅读更多...

我操了賣春藥的豐滿熟婦

那個賣催情香水的女人,本來想買她的產品,卻沒想到送上門來讓我操。 誰讓她做的是那種產品,又那麼騷?不過我到底也有付錢,所以也不算是白玩吧!再說她也享受著了,算是扯平。 現在想起那個女人的騷樣子來,心里還覺得癢癢地,很想有機會再和她切磋切磋,希望她還能想起我這個意外情人,記得那天的爽。 在這里有一點經驗告訴大家,以后遇到推銷員,可不要一律拒之門外呀!說不定里面就有很好的貨色呢!那天我的哥們要是知道黃慧卉是這樣的,一定后悔沒有干到。…
阅读更多...

超爽艷遇(少婦)

我是一個在北部念大三的學生,跟幾個好朋友租一層公寓。 每當沒課的時候,總是回家玩電腦。這天因為前天同學慶生狂歡一夜,遺留了太多垃圾。由於公寓這邊並無大型垃圾箱可丟,政府又推行垃圾不落地,只能趁傍晚四點多垃圾車來時。  就在等垃圾車的同時,發現眼前出現一個年約二十七八、身高約一五八,體重不祥,身材約34C、24、35左右。 由於是八月底,所以只見她一席緊身的 T shirt,及一件熱褲,…
阅读更多...

對絲襪美女尾隨強姦

今年以來的生活越來越無聊,天氣漸漸暖和起來,可是心卻依舊像嚴冬。 由於性格內向,已經獨身做了好久好久的宅男了,又到週末,從網上蒐集了好多的AV準備打發孤獨寂寞的夜晚。…
阅读更多...

美女淫亂

晚上,祥一個人出來便利商店買些東西充饑。 正走在深夜的巷子裡,忽然,眼前出現了四個人影,祥以為是想搶劫的壞人,正想拔腿就跑,忽然四人中的一人開口叫住:「別跑!」 那是熟悉的聲音,祥心想:「這不是公司最漂亮冰山美人惠子的聲音嗎?」! 緊張頓時少了一半,於是祥停下來仔細看看到底前方除惠子之外,還有哪三個人,在路燈細微的燈光下,祥影影約約看到前方四人似乎都是女人,於是他膽子也稍大起來。 向前走了幾步,想看個究竟,一看之下,他不禁嚇了一大跳。 「她們…怎麼會..」…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