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生活

真實生活

稀裏糊塗的上了朋友的妻子

週末快下班時,我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話,說是今天要陪趙姐逛街,就不回 家吃飯了,還可能晚一點回家,孩子就在媽那裏過週末,讓我別等她了。我一陣 吱吱啊啊的就掛了電話。一直到晚上12點,沒啥好看的電視節目了,我也就自 己睡了。 說是睡覺,其實是躺在床上開始幻想和妻子一同逛街的趙姐,她是我好友佳 的妻子,三十出頭,因為比我大一歲,所以,我和妻子都稱呼她趙姐,和我妻子 同樣是生完小孩的她,身材依舊如同未婚少女一般,皮膚很白,個子不怎麼高,…
阅读更多...

亂過就平靜了

10年前在上海工作生活了多年,總感覺男多女少,女的不管高矮胖瘦醜都很容易找到男朋友,差別只在滿意度而已。介於僧多粥少,似乎女的很容易成為獵物,男的也大多批或不批羊皮直接上陣。…
阅读更多...

激情小旅店 送點春色勾引爺們

我是一名長途貨車司機,經常開著大拖車天南海北的跑。 雖然已經結婚了,但是由於要養家餬口,只好經常在外面跑,一個月沒有一兩天在家裡。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每個月僅有幾天與老婆團聚,根本就是不能解決性饑渴的。 有時候好不容易回到家裡,卻碰上老婆身體不方便,那更是憋得發瘋了。 你想想,當你望著老婆的身體,摸著可憐的雞雞時是多麼的無奈心情。 後來在幾個哥們的鼓動遊說下,就開始跟他們一起尋找別的發洩途徑,還真是別有一番洞天。…
阅读更多...

單獨親熱操雙鳳

我在這所大學已經兩年多了,並且在一個很搶手的專業,而且我又很出色(出色的程度就不多說了),所以對我有好感的女生也比較多。但我明白我最擅長的是在性事中取悅她們。 我的女朋友楊靜就更是對我百般喜歡,在一次我參加的比賽結束後,帶著勝利和喜悅,我們走出了比賽場館,朋友們簇擁著我,楊靜跑到我面前,把一捧鮮花塞給我,我高興的抱起了她。 她可是有名的美人,為了擁有她我不知得罪了多少人。當然她也為和我做愛而興奮不已。…
阅读更多...

同學的媽媽們熟女最好騎

徐子強,還是個念高中的學生,家庭富裕,讀的私立學校,學費相當貴,但是他的父母有錢,也一點不在乎一學期數千元的學費,他的功課平平,還算過得去。 在廿多年前,雖無色情錄影帶可看,但是色情小說、春宮電影及男女現場表演也不少。 他的同學施國華,也是富家子弟,性趣和我相同,星期天我倆時常結伴去看小電影,看完之後使我的雞巴是又硬又翹,真是難受死了。…
阅读更多...

女銀行員

我是個二十八歲的銀行員、也是金融圈內出了名的美女,身邊總是圍繞著不少追求者,但自視甚高的我一向潔身自愛,從不讓那些登徒子有機可趁;因為我知道榮譽比什麼都重要,尤其是我已頗具知名度,更是不能自毀長城,壞了好名聲;而我的親密男友馬維也是個高階主管,英俊高大的他也是圈內出名的美男子…
阅读更多...

女友照心電圖

我的女友23歲,擁有漂亮的臉蛋和修長的身材,而且乳房很豐滿,以前曾是公認的班花。 她是我在大學裡泡到的,為了泡到她,我曾用了整整半年的時間,同很多同學競爭,最後她選擇了我。 她性格內向,很不愛說話,有一次班裡舉行娛樂活動(那時我還沒有泡到她),每一個人都要表演一個節目,輪到她時,她很害羞,滿臉通紅,都不敢正視我們,她用很小的聲音為大家唱了一首歌,好在那時有麥克風,所以大家都還能聽見她的歌唱,她的聲音非常法動聽,再加上她紅紅的臉,大家看著她,都看得著迷了。…
阅读更多...

碟仙淫事

我。大家還不認識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叫 博雅大家都叫我博雅,我今年28歲多少有點靈媒體質,常能感受到一些別人感覺不到的“朋友”。 也是因為這種體制經常有些“朋友”喜歡親近我,在我身邊用各種方式隱約讓我感覺到。 相信大家對我沒什麼興趣吧。 好吧,自我介紹結束,來介紹一下你們感興趣的人,我的女友——小娟,她今年20歲身高160體重46公斤胸圍34c。 有點稚氣的臉,大眼楮清秀的眉毛和性感的小嘴,一副清純可人的樣子。 就是松浦亞彌哪個類型的女孩。…
阅读更多...

巨乳姐妹雙飛

一個禮拜六早上,我來到我乾姐秋秋的家裡玩! 乾姐是我同學萍萍的姐姐,綽號叫奶瓶,兩姐妹的身材都算挺不錯的,屁股高蹺,胸部高挺。 我常常到她們家做客,都會趁機到陽台欣賞她們姐妹兩的乳罩,兩人的胸部目視起來,都算挺有料的! 乾姐秋秋的胸圍比較大,都是奶罩型式的,拿下來仔細瞧瞧,38D的標籤映入眼簾,不愧是乾姐,這麼大的胸部,握起來一定很爽。…
阅读更多...

微妙的旅行,嬌妻姐妹幾多情

去年我跟老婆完成了我們的結婚大典,共建一個幸福的家庭。 我們堅決要自己也買個小兩房,方便我們生活。老婆剛畢業也不是很久,由於結婚的原因,現在我們都沒有去上班。 其實我們上不上班都一樣,因為我父親自己開了一間注塑的工廠,專門幫別人做一些注塑的產品。 我們結婚後,老婆大學的捨友也會過來我們家湊湊熱鬧,經常都是星期六晚上到我們家玩。 都是八零後的人,我們基本上算是無話不談。…
阅读更多...

朋友家的淫亂飯局

昨天一早,我被我的太太聲音吵醒,老婆正準備去上班,我睡眼惺忪的聽到她說「別忘了,老公,我今晚下班後要和小惠出去,你的媽媽會去學校接孩子。」 我稍微清醒了些,問道:「你們要去哪裡?」 她回過頭來大聲說:「不一定,也許我們要去看電影或做什麼吧。」…
阅读更多...
;